揉蓝曲尘

我再也不立flag了!!!!!!
随缘产粮!!!!
退圈什么的不存在的!!!
我就是懒而已!!!!!
再看见我说退圈请不要怜惜地辱骂我谢谢!!!!!

【程勇×曹斌】

👉拉郎配(并不我觉得很好磕)

👉车,监狱play

👉只刷了一遍就激情发车,OOC

👉请大家看清楚攻受啊!我再说一遍是程勇×曹斌啊!现在退出还来得及啊!

“勇哥!曹警官找。”

“诶,来了来了。”

程勇抹了抹脸,按了按裤兜,往外走去。

程勇进了一间看起来普普通通的房间。可在监狱里这样一个普通的房间代表的却是特权。

这样一间普通的房间。

没有监控。没有别人。

只有曹斌,坐在沙发上。

程勇向曹斌走过去,走的很慢,他的手腕刚才被拷上了冷硬的手铐,身上穿着囚服。曹斌的一支烟抽了半根。烟雾缭绕里,曹斌的脸显得有些模糊。

他从来不这样。程勇想:曹斌对特权这种东西简直深恶痛绝。曹斌正得像升五星红旗的旗杆子,个小赤佬。

曹斌没在烟雾里出声了,他的嗓子有些一贯的沙哑:“你明天就要走了。”

“我来看看你。”

程勇几乎要笑出声但他忍住了:“干什么?明天不能看?”

曹斌不说话,狠狠地吸了一口烟。

程勇让自己陷在曹斌身边的沙发里。这久违的,松软的感觉,他舒服得打了个激灵。曹斌注意到他享受地眯起眼来的表情,开口声音更哑了一些:“明天就结束了。”

程勇嘿然一笑:“是啊。”曹斌猛地按灭手里的烟头。带些血丝的眼睛紧紧地盯着程勇。

这小子。程勇看着曹斌明显休息不足的脸色:“又熬夜了?”曹斌从鼻孔里嗯了一声算是做答。程勇想拍拍他肩膀,但接着想起自己铐着手铐,遂作罢。曹斌拧眉,瞥了一眼程勇的手铐。程勇笑骂:“别,你今天开的先例够多了,别打这手铐的主意。”曹斌冷冷地从牙缝里挤出一句嘲讽:“明天也带着这个出狱得了。”“嘿。”程勇往沙发里陷得更深了点儿,说不清是怼曹斌还是顺着他。空气又静默了。

像之前曹斌来看程勇的每一次一样。曹斌明明是想关心他来着,每每脱口就是嘲讽。嘲讽惯了。曹斌这么安慰自己。

可这次他是来做个了断的。

在监狱里,程勇只有自己。

出狱了呢?

他们要怎样?

曹斌不敢想。其实和程勇谈了这么久柏拉图式恋爱他都没敢想。程勇什么人啊?在监狱里都被人尊称一声勇哥。嘁,什么勇哥,就是个卖神油的。

程勇突然挪了过来。用他拷着手铐的手以一个怪异的姿势揽住了曹斌脖子。曹斌整个人都僵硬了:“干什么?”程勇身子一松,靠在曹斌肩膀上。曹斌熟悉的洗发露的味道萦绕在鼻尖——这混蛋昨天还洗澡了?曹斌乱七八糟地想,还用的自己给他送的洗发水?程勇的声音缓缓地但很清晰地传到曹斌耳朵里“曹斌”他说“跟了我,你别后悔。”

曹斌感觉被他靠着的半边身子都木了。程勇还在絮絮叨叨:“我坐过牢,不管怎么说都是违法了。你是警察,前途光明。再说我们这个情况,不可能结婚的。我是有儿子了,可你们老曹家……”曹斌凶狠地把靠在他肩膀上的程勇推起来,手铐中间的链子怼在曹斌的后脖颈上,冰凉冰凉的。“诶诶诶,手铐。”程勇龇牙咧嘴地叫唤。曹斌紧紧地捏着程勇的肩膀:“那他妈也是我外甥。”程勇手肘下沉,没遭遇多大的抵抗就拉进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曹斌的手虚虚的搭在程勇肩膀上,程勇松松地揽着曹斌的脖子。两个人呼吸交缠。曹斌身上的烟草味和程勇身上的沐浴露的味道把两个人裹得严严实实。程勇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出来。曹斌喘着粗气,等待着。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

程勇给了他一个吻。

这个吻有些颤抖,有些迟疑,但无疑是坚定的,不容拒绝的。曹斌有些别扭的被程勇撬开牙关。这个时候他才觉得自己太紧张了,死死地咬着牙,像面对什么穷凶极恶的歹徒一样。曹警官接吻的经验不足,被人亲吻的经验更是少得可怜。但所幸程勇很温柔。温柔地拖住曹斌僵硬的舌头,温柔地在曹斌的口腔里兴风作浪。曹斌觉得这太不可思议了。大家都是男人,那点儿事儿谁不清楚,程勇居然能沉住气,还在调情?这人真的在监狱里关了三年吗?

两个人分开的时候都些微喘着气。

曹斌有些局促地开口:“我给你把手铐打开。”

程勇依然揽着曹斌的后颈,手腕一沉,把想要起身的曹斌按了回去:“警官,你帮我带套就成。”

性感曹斌,在线带套

有没有太太写一个练习生雷雷和张PD的黑幕故事啊想看啊啊啊啊啊啊

我翻了翻自己的lo

我其实是个色/情/文/学/写/手/吧?

我不接受我还要在产粮的道路上挣扎一下😭

#退什么圈,先磕完这一波民国Pa!!!!#

#我怎么这么喜欢拔flag#

#孙大少爷×张名伶#

【观看指南】

👉囚禁

👉强迫

👉OOC

👉私设背景是雷雷抢夺了老爷子分给兴兴的房子并把他囚禁起来,兴兴认为是雷雷害死了老爷子。在老爷子去世之前雷雷就已经强迫过兴兴酱那样。

👉接受不了请别戳进来

👉这个lo主的三观已经碎了一地了

👉我再说一遍是囚禁play强迫play现在退出还来得及

这个房间没有窗子,只有一扇常年紧闭的木门,这座府邸的主人不在时就插着精巧复杂的锁。

现在已经入冬了。

但锁着门的房间里,地龙静默地把整个房间烘得暖融融的。仔细嗅一嗅,温暖的空气里还混杂有一丝甜香的脂粉气,和屋子里摆着的几盘鲜果的果香纠缠在一起。

房间的角落里有一个厚重的檀木箱子——看起来是常使用的样子却不知为何被丢在角落里。

对着紧闭的门,是一张挂着大红洒金帐子的黄花梨木床。

房间里寂寂无声,像没有人一样。也不知道地龙是烧给谁的。

日渐西沉,风声渐紧,晚上看来又要下一场大雪。太阳完全落下去的时候,紧闭的房门被一个裹挟着清冽的风雪气息的人打开——

床内竟然传出叮当作响的镣铐声。在这样一个精致奢靡的房间里显得格格不入。

然而那个人仿佛已经习惯了,只是把厚实的外套脱下来扔在一旁。然后径直走向床帐,他的皮鞋踩在地毯上,一点点地逼近,床内的镣铐声似乎也变得急促。

从外面归来的,这座府邸的前主人的侄子——孙红雷——现在他是这座府邸的主人了,一把掀开了静静地垂了一天的床帐。

然后他对上了一双愤怒的,亮得吓人的眼睛。这双眼睛的主人——张艺兴,正以一个别扭的姿势被脚镣铐在床尾上,而他的双手被冰凉的手铐铐住。孙红雷欣赏了一下侧卧在床上的张艺兴,本该在台上挽花的手腕上铐着冰冷的金属圈子,本该盛装的身段现在只能套着薄薄的几近透明的长衫——弄到这玩意儿可花了他不少心思,至于脚上的脚镣,地牢里有的是,一副不轻不重的脚镣铐在这双老是想逃离他的脚踝上,啧啧啧,真是赏心悦目。

张艺兴恨恨地盯着孙红雷冲他伸过来的手,拼命想躲开,如果不是嘴里被塞满了棉布,他一定早早地咒骂出声,让他的脏手离自己远一点儿。可是无济于事,床就这么大,他能躲到哪里去呢?孙红雷半弯着腰如愿以偿地抚上张艺兴的眼角,像抚摸恋人一样,摩挲着。

“你这一对儿招子,真是太亮了。”

“你们唱戏的,练的不就是这一对儿眼睛吗?”

“你练的真好,把我的魂儿都勾没了。”

“别瞪我了,艺兴儿,你越瞪我,我越喜欢。”

“谁也没你这对儿招子好看。”

“看看你,眼睛里全是我,多好看。”

孙红雷索性坐在床上,一把把极力远离他的张艺兴捞在怀里,扯的脚镣跟着响了几声。孙红雷紧紧地死死地抱着张艺兴,下巴颏细细地蹭着他的眼角,温柔地像对情人的呢喃:“好看到我想把它挖下来挂起来。”

张艺兴目眦欲裂,被棉布塞满的嘴只能漏出一些意味不明的呜咽,他在咒骂,咒骂地太狠又发不出声来,嘴角有细细的口水线流出来。孙红雷抬手地给他擦去了。

“馋了?”孙红雷摩挲着张艺兴的下巴:“我让人给你准备的糕点你可一口没动,现在馋了?”

张艺兴狠狠地偏过头去,不想再看见孙红雷。而后他感觉脖子上落下一个细密的绵长的吻,腿根不争气地软了。他看不见自己,但他知道他的脸一定该死地泛起了红晕。

那个吻在他的后脖颈游移着,孙红雷的一呼一吸尽数喷在他的耳后——不要,不要再继续了——张艺兴绝望地想。这个身子被孙红雷折磨得久了,张艺兴已经可以预想接下来的反应,他恨得咬牙,但也被棉布阻拦住,他恨恨地呜咽一声:张艺兴,你就是这么,这么,下贱!

孙红雷轻笑一声,一只手揽着张艺兴另一只手摸索着取出了张艺兴口中的棉布,还没完全抽离手指就被张艺兴狠狠地咬住,孙红雷轻轻地抽了一口气,像完全感觉不到疼一样:“宝贝儿,急什么。”张艺兴的嘴里已经漫开了血腥味,孙红雷一点儿也没有急着取出来的意思,张艺兴却自己松了口。

张艺兴的牙尖上沾着一丝暗红色的血迹。

他冲孙红雷冷笑一声:“我怎么能不急?我急着要了你的命。”

孙红雷却像听见了世间最美的情话一般,弯着眼睛甜蜜地笑了

“你合该是个唱戏的。”

“你听听你这嗓子。”

“你想要什么不能得?”

“我的命早就给你了。”

说着孙红雷就捉住张艺兴的手腕,把他的手贴在自己的心口:“拿去。”

张艺兴有些怔愣地感觉着手心里,急促地跳着的,孙红雷的心。

跳得很快。

孙红雷看着怔忪的张艺兴,他很少露出这样的表情,他总是恨恨的,睡着了也皱着眉。现在这个有些迷茫不具攻击性的表情,像难得的珍宝。“我要亲他。”孙红雷想,于是他就这么做了。

孙红雷吮舔着张艺兴微张的唇瓣,灵活地把他撬开,扫过整个口腔。孙红雷强势又霸道,卷起张艺兴的舌头,吮吸地他舌根发疼。孙红雷急切地和张艺兴交换着津液,有一丝细细的涎液垂在两个人相接的唇角。

但孙红雷训练有素的身体感觉到了危险。胸口一阵刺痛,长期训练形成的应激反应救了孙红雷一命。孙红雷低头看着已经进去些许的金光闪闪的簪子和缓缓渗出的血迹,他意识到,张艺兴是真的想杀了他。

上车

天呐这是什么???这是神仙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们快看啊他们怎么这么好呜呜呜呜呜

-音速山谷-:

俘虏-国王与国王

想哭
明明已经看过很多遍了
不知道为啥今天特别想哭

眠狼:

关于托尼·斯塔克的昆式战机。(共4P)
曾经看过一篇隐含复仇者角度的《雷神3》观后感,是关于钢铁侠,以及他亲爱的队友们——复仇者联盟的昆式战机的。
----------------------------------
镜头给到昆式机舱的时候,几乎一瞬间就泪目了。
他们六个人还这艘飞机上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托尼开着飞机,他的副驾驶是贾维斯。
巴顿受伤了。
浩克变回了班纳,寡姐在一旁软声细语地安慰他。
队长疲惫地靠在机舱旁边。
索尔还沉浸在战斗胜利的喜悦里,然后看到班纳的表情立刻就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对,转而安慰他。
他们是多么棒的一个队伍啊。
托尼这个调皮鬼,对待队友却如此温柔细腻。
锤哥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不是随时能召唤闪电的雷霆之神,也不是身份尊贵的奥丁之子,更不是阿斯加德的王位继承人,而是能彼此交付性命的队友,只是这个队友留着略微滑稽的发型而已。
而班纳博士呢?他对自己在队伍里的作用有些不自信,有些怀疑,甚至有些悲观。
他有时固执地认为复仇者需要的是浩克,而不是布鲁斯班纳。
托尼不仅在刚认识的时候就鼓励他接纳浩克,还在他的飞机上给了班纳“最强复仇者”的认证。
不是浩克,而是班纳。
你看,虽然你们都有自己的过去,你们都经历自己了的不幸,可是我们在一起,我们就只是一个队伍,一个最棒的队伍,我们是复仇者。
----------------------------------
↑以上引用原文链接:网页链接
我无数次的祈祷,复仇者大家庭能够一如往昔,即使现实冷酷,但美好的愿景永留心底。
敬漫威MCU十年,敬我们的英雄,敬复仇者联盟。

朋友们,
是这样。
“看我宝送我的项链好不好看?都老夫老妻了还给我整这惊喜,哎呀妈呀太激动了。”
“我宝这小心思。”
“真想现在就吃了他”
“我饿了”
🙊以上都是我脑补的但是我不管
就是这样

听说这对cp叫生鸡??但我站鸡生

#极限挑战×向往的生活#
#拟人#
#挺沙雕的,大家看着一乐就好#
#涉及到了红兴菠萝cp#

大家好我的叫极限挑战,小名鸡条。我今年四岁啦!我有一二三四五六七,七个阿爸!我还有很多哥哥姐姐叔叔阿姨妈妈姨母。

但是我没有麻麻。

我的小眼睛阿爸告诉我,抢着当我麻麻的人太多了,所以我就没有麻麻了,看看他的颜值就知道了。

我点点头。

我的胖胖的狐狸阿爸就把我牵走了:“孙红雷你都教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我的小眼睛阿爸只是哼了一声。

然后揽住了我的小绵羊阿爸。

“走艺兴,哥带你玩儿去。”

我愣愣地看着他们两个离去的背影。

我的阿爸们经常会这样成双成对的,然后我就被忽略了。这个时候我的秃头阿爸就会来牵着我离开,边走边念叨:“这个是谈恋爱,小孩子不可以看的。”

我也悄咪咪地在心里哼一声。

我什么都知道啊!

我知道小眼睛阿爸喜欢小绵羊阿爸,瘦一点的狐狸阿爸喜欢最黑的阿爸。我知道胖狐狸阿爸做饭最好吃,黑阿爸和白阿爸跳舞都特别厉害,眼镜阿爸经常给我塞零食,然后嘱咐我藏好不要被小眼睛阿爸看到。

但是我知道我的小眼睛阿爸不会抢我的零食。

他喜欢胖狐狸阿爸做的赛螃蟹。

我知道谈恋爱就是喜欢一个人。

有小眼睛阿爸喜欢赛螃蟹那么喜欢。

不!

还要更喜欢。

我也喜欢赛螃蟹。

但我更喜欢第一次和我一起吃赛螃蟹的人。

他安安静静的。

短短的小手指紧紧地捏着竹木筷子,眼睛亮晶晶地,直勾勾地盯着胖狐狸阿爸做的赛螃蟹。

那个时候我挺生气胖狐狸阿爸背着我养了别的儿子。他的名字都比我多一个字,叫向往的生活。我嫉妒这个看起来恬淡安静一身绿衫的人,我都和胖狐狸阿爸在一起这么久了,胖狐狸阿爸居然每天给他做饭吃!我只有和小眼睛阿爸去胖狐狸阿爸家死皮赖脸地蹭饭才有的吃。可是小眼睛阿爸不经常带我去。他总是忙着和小绵羊阿爸研究什么balance。

我生气了就不能让这小子吃舒坦。

我盯着他,他朝赛螃蟹下筷子我就夹他筷子。夹的啪啪响。

我的小眼睛阿爸先注意到我的小动作:“干嘛呢?怎么欺负弟弟!”

我很委屈,我的阿爸为什么不帮我!!

但胖狐狸阿爸还是爱我的,他呼噜了一把我的头发,用他的大眼睛瞪了小眼睛阿爸一眼:“你干嘛你,吓唬孩子干嘛!”小眼睛阿爸瞪了回去:“你看他抢弟弟吃的。”

胖狐狸阿爸呼噜一把那个小子的头发:“不够吃的话爸爸再给你们做,不能抢。”

哼!都是假的!他居然为了别人说我!

我抱着胳膊愣是一口没吃。

全让他吃了!一整盘!他是猪吗!呸呸呸,我的猪阿爸那么帅他怎么能和我的猪阿爸比!

但我想吃赛螃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瞪着他,几乎要在他的脸上瞪出两个洞来。

他冲我软乎乎地笑了一下,脸颊上露出一个浅浅的梨涡。

我好像没那么生气了。

他悄悄地拉了我的衣服一下。我纹丝不动。他直接抓住了我的手,喂我还抱着胳膊呢!

然后他开口了,声音软软的,和他握着我的手一样软软的:“我和哥哥出去玩儿啦。”我的胖狐狸爸爸冲我们点点头:“外边黑,别出院子。”

我其实应该反抗的,但我还是被他拽出去了。

哼一定是他刚吃了一整盘赛螃蟹我饿着的原因。

他冲我狡黠地眨眨眼睛:“我带你吃好吃的。”

我想拒绝来着但我的肚子叫了一下,一下,又一下。

然后他带来很多瓜子,用他绿色的小衫兜着。小小的肚皮露在外面,白白的,在黑夜里有一点点莹白的光。我脱下我的外套兜住 他小衫里的瓜子:“你傻啊不会放在兜兜里吗干嘛露肚子!”他冲我笑,眼睛里跳动着胖狐狸阿爸运筹帷幄时候的光:“兜兜装不下。这样他们明天就要再收新的瓜子,就可以晚离开一会儿。”

我愣愣的:“你不和阿爸们在一起吗?”

他眼睛里的光熄灭了,连他的小卷发都蔫蔫地趴下了。然后缓缓地,摇了摇头。

“明天他们就都走了。”
“我得留在这里。”

我有点儿后悔问了个蠢问题。我从来没想过不能和阿爸们在一起。这简直不可想象,我从出生就一直和阿爸们在一起。

他很快就又笑了:“哥哥我听阿爸说过你,他老是说你,他说你们一起去了很多地方,我一直在这个村子里,你能给我讲讲吗?”

我心里软软的涩涩的。

我给他讲了青岛的碧海蓝天,云南的玉龙雪山,上海的LED大屏幕,三亚的椰子汁可贵,无锡有一条长河,可好看……

他拖着下巴,认认真真地听了很久,目光不曾从我身上离开一秒。

或许那个叫孤独吧?我想。

小眼睛阿爸要带着我走了。胖狐狸阿爸抱抱我让我走了。

我伏在小眼睛阿爸肩上看着一身绿衫的弟弟乖乖地牵着胖狐狸阿爸。

他渐渐变成一个绿点,旁边的胖狐狸阿爸变成一个大一点的黑点。

我没想到后来我也会和阿爸们分开。

他们不许我和阿爸们在一起。他们说我是坏孩子。他们说我应该被关起来乖乖读书。要读很多很多书变成乖孩子才可以去找阿爸们。

那个时候只有我一个人,在一个房间里,有很多人围着我。

那些书我都看过了。我一个字儿都读不下去。

我害怕。

我想他们。

我想起来那个小绿点儿,想起来那双软软的小手。我告诉自己不能哭。

我会出去的。

出去就要吃胖狐狸阿爸的赛螃蟹,出去我要把眼睛阿爸给我的零食都吃掉,我要让黑阿爸和白阿爸给我跳舞,小眼睛阿爸和瘦狐狸阿爸拦着也不行我就要看他们跳舞,不让我看我就哭。

我一哭他们就来哄我了。

可你们怎么还不来接我啊。

我好饿。

像做了一个梦一样,他们来接我了。我看到他们的时候懵懵的,直到我又趴在胖狐狸阿爸肩膀上的时候我才知道我出来了。我的阿爸们都很沉默,我看到他们明显的疲态。

我张嘴,嗓子还有点嘶哑:“导,咳,导演阿爸……”

阿爸眼睛里迅速地泛起泪花,看样子是想抱我,毕竟我一直叫他秃头阿爸。

“你的头怎么更秃了。”

阿爸愣住,伸出来的手都僵在了空气里。

我另外六个阿爸爆发出一阵大笑。我的小眼睛阿爸眼泪都笑出来了,咦,他们每个人都笑出眼泪了耶。

有那么好笑吗?

不管啦总之我出来了!我要吃赛螃蟹我要吃零食我要看阿爸跳舞!

所以我趴到胖狐狸阿爸耳朵边。

我问他。

“阿爸,弟弟怎么样了?”

我尝过孤独的滋味了。

我要告诉弟弟不要害怕。只要使劲儿想你有喜欢的人,心里就会像吃棒棒糖一样甜啦~

然后弟弟会问我我喜欢谁吗?

他要是问我。

我就说当然是阿爸们。

如果他低下头小卷毛都蔫了的话。

我就大发慈悲告诉他。

“其实也有你的!”

哦我还要告诉他。

吃瓜子吃不饱的。

笨蛋!

【红兴】小甜饼

#红兴#
#论他弟跳下去之后明明两个人暗戳戳地发糖为什么再答了一个题的空就分别远远地隔在两端了#
#朋友们,你们想想艺兴儿那个弹跳能力,怎么会跳不到旁边的横杆上去?#
#明明是甜的#
张艺兴在横杆上盯着他哥刷一下就跳下去了。

说是厚厚的海绵垫着,但孙红雷龇牙咧嘴两条眉毛成倒八字地拧在一起的样子,是个人都能看出来他真摔着了。摔得还不轻。上一次在节目里看到他这个表情是什么时候?张艺兴想起来是那次他窝在那个小木盆里,青筋暴起还想完成任务的时候。张艺兴想到那个小破盆子就想起来他和小猪哥,想起来他和小猪哥就想起来一人一半,想起来一人一半他就……

分手!孙红雷!分手!

“你们没了孙老师可能要强一点,我们可能危险了噢”

这个人在说什么?!

他的意思是嫌弃红雷哥?

不!知!死!活!

张艺兴盯着这个人。
很好小本本上又加一笔。

但他眼角的余光始终锁定着孙红雷,他看到他哥暗戳戳地去扶腰,然后把自己埋在海绵里。
于是当横杆抽回去的时候他就顺水推舟跳了下去。

张艺兴自动自发地向孙红雷靠过去,孙红雷自自然然地冲张艺兴伸出手,眼睛里是不自觉地温柔:“没摔着吧宝贝儿?”
张艺兴缩回了差一点儿搭上去的手:“你还知道我腰不好。”孙红雷被张艺兴冷冷的语气惊的眼皮跳了三跳:“宝贝儿这是怎么了真摔着了?”

“哼!”

张艺兴留给孙红雷一个后脑勺儿,窝到海绵池的角落里去了。
意思是自己悟。

孙红雷蹲坐在海绵堆里心情很差。他家宝贝儿这是咋了?连带给上面人的提示都有气无力的。

满心满眼都是他宝贝儿的人没看见张艺兴在角落里一眼眼地瞄他的腰。但眼看着上面的哥儿几个马上就要都下来了。
这像话吗好不容易有会儿二人时间?
不像话。
所以孙红雷不管到底张艺兴为什么跑到角落了,趟着海绵挪到张艺兴身边:“宝贝儿你看他们真不行,一道题都没答对。”
张艺兴横了他一眼:“你答对了?”
“我刚才答对了!”
张艺兴看孙红雷一脸邀功的样子没绷住:“傻不傻啊你。”
“摔得疼不疼啊?”说着就想上手,孙红雷一下侧卧在海绵里把腰测藏起来:“没事儿不疼。”张艺兴撇撇嘴:“真不疼?”孙红雷冲人嘿然一笑:“你晚上试试不就知道了?”

“录节目呢!!”

哟这会儿想起来了。

至于孙红雷的腰。

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趴下去啃草的张艺兴和偶像练习生里严肃的张PD
真的是同一个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