揉蓝曲尘

我再也不立flag了!!!!!!
随缘产粮!!!!
退圈什么的不存在的!!!
我就是懒而已!!!!!
再看见我说退圈请不要怜惜地辱骂我谢谢!!!!!

我觉得我变了

祸【三】

👉老板雷×马小兴(从床下打到床上)

👉是 @小外公探PP猴  @或两撇 两个小可爱点的梗鸭

👉因为有好几个小可爱后来点的梗我今天爬上来才看到所以也没有回复,因为已经马了介个辣所以热情的小可爱的梗可能就要等下次辣(我jin滴会努力的!

👉(点梗的时候就说啦)是无脑小车车……所以有酒瓶paly(介个是写的时候突然兴奋自己加的)➕包养预警

👉再说一遍哦!是酒!瓶!PLAY!

👉现在退出还来得及!

👉巨大的OOC预警!

👉今天也是金主爸爸怂怂的一天

今天迎接孙红雷的是黑洞洞的枪口。

孙红雷酒都醒了。到不是因为枪,是因为拿着枪的人。

“马小兴你从哪里摸出来的?!”

马小兴像模像样地咔哒一声推上了子弹夹然后冷声冷气地训斥金主爸爸今天回来这么晚还一身酒气。

“操老子不出去赚钱谁养你?”

马小兴凉凉地推了一下保险栓提醒孙红雷是他这个万恶的资本家圈养了自己这个机械专业的高材生。高材生不需要他养。

孙红雷焦躁地解领带。

马小兴的枪口往孙红雷脑门上怼了怼:“别动。”

孙红雷说那你得让我进去吧有什么事儿关起门来说毕竟家丑不能外扬对不对。

马小兴冷笑一声。

“整栋楼就我一个人,你担心被鬼看见吗?”

孙红雷没辙。他学不会和马小兴进行友好而平和的交流。马小兴始终想着怎么离开他。他们这简直就是阶级矛盾。至于晚回家不过是导火索。就算他五点回来马小兴也会拿枪指着他问今天来这么早干什么,是不是整天想着干他。

因为今天马小兴找到了一把枪,所以他孙红雷今天一定会被马小兴用枪指着脑袋。

孙红雷根本就不怀疑枪里面有满满的子弹。只要马小兴轻轻地动一下手指,他一定逃不过。

马小兴也知道。

可他也知道,他不会扣动扳机。就像上次他动了刹车,但那不足以要人性命。

马小兴暴躁地把枪一扔,砸在了墙上,稀里哗啦一阵响,子弹洒了一地。

这是用了多大劲啊?还是搞到假货了?孙红雷正胡思乱想着,马小兴摆开架势说陪我练练。

孙红雷觉得自己吃饱了撑得给马小兴卡上打那么多钱。一天天学完散打还要去健身房。吓得孙红雷也跟着找了个私教。

多新鲜呢,黑社会找健身房教练。

总而言之,马小兴已经拉开架势了。

那能怎么办呢?

那他妈只能打啊。

孙红雷不敢放开了打。可马小兴丝毫没留情。孙红雷觉得这个世界太魔幻了,金主爸爸不被伺候着还得挨打。马小兴一个正值青春的坚持撸铁的大学毕业生,他一个四十岁的坐办公室的公司老总怎么打得过?

就算是也跟着撸铁的黑社会也不能。

所以孙红雷就顶着马小兴膝盖把人锁在地板上了。

马小兴直喘气。

孙红雷勒着人脖子,早些年打架的血腥气涌上心头。低头脱力一样地埋进马小兴的脖子里。

他身上是淡淡的皂香,少年的躁动和……

让自己勃起的气息。

今天很暴躁想开心一下


所以来点梗


只开无脑小车车


有人点,不嫌弃,我能写,就写


居然还有后续!

蹲一个大糖!💅

先把这条发出来!后面再加上!

天只要想想兴兴怎么手忙脚乱地地给红雷哥解释这个关系,我就甜到哭泣!

还有配的这个图啊!!!红雷哥你吃醋敢吃的再明显一点吗?

(“哦原来是有主儿的。”)

(“那也不行我的就是我的,给我离远一点!”)

今天的糖分整理💓

姐妹们醒醒,红兴发糖了😭

有没有太太愿意写个吸血鬼AU啊😭

想看小血包被干到高/潮的时候吸血鬼公爵一口咬破他的脖子的那种吸血……(对就是有没有太太可怜可怜孩子开辆车车孩子愿意报答您)

“那么,贸然闯入者。”

“此刻授予你,印迹。”

————————————————

(绝了正主自己把MV都拍出来了我是服的👏)

祸【二】

👉居然会有续我也很惊讶! @赤色  因为我超级拖拉😭dbq

👉然后就大佬雷×马小兴

👉包/养预警,脐橙预警

👉巨大的OOC+渣文笔表打我球球了

👉没了

👉祸(算是上叭)

孙红雷再醒过来的时候是在医院里。

 

 他寻思还活着那别的都不是事儿。年轻的时候和人打架抢地盘儿脑袋上豁个口子呼呼流血他裹吧裹吧歇了一个多月照样活蹦乱跳。后来黑道转灰,开个公司顺便放高利贷,不兴那一套了,一个个人模狗样。

 

憋的人要死。

 

连句脏话都他妈不能喷。

 

 

“操,马小兴,你他妈在这儿干什么?”

 

马小兴被骂的一愣。但他随后恢复了漠然的表情。

 

“来看看你死了没有。”

 

孙红雷一动就疼得龇牙咧嘴。

 

“操,老子死了也得让你殉葬听见没?”

 

“就您还殉葬呢?现在是法治社会了你当大/清/朝呢?”

 

孙红雷被气笑“你今儿来和我斗嘴的?”

 

马小兴抱着胳膊沉默了。

 

 

孙红雷也不说话。

 

 

半天马小兴说我今天来看护你的。

 

“你巴不得我死呢你还来看护我?”

 

马小兴又不说话了。

 

孙红雷躺半天出声儿了:“嗳你不是来看护的吗?给我拿杯水!这半天你要渴死我?”

 

 

马小兴还真端了一杯水。

 

孙红雷想这小崽子自从被包养从来都是自己说一他非得梗着脖子说二,每次上/床这小东西都得用强。今儿这么听话还是头一遭。

 

哦,还有那天早上。

 

然后他来劲了。

 

“诶诶诶我胳膊疼抬不起来你这样我怎么喝?”

 

马小兴说那怎么办我给你拿根吸管。

 

孙红雷坚决地拒绝了。

 

“来你喂我。”

 

马小兴皱了皱眉头:“孙红雷你恶不恶心?”

 

他这是包了个爹吧?

 

马小兴还是喂了。因为雷总闹脾气。

 

四十好几的人了也不嫌丢人。和刚毕业没几年的大学生闹小孩子脾气。不喂就不喝水。马小兴心说你不喝拉倒渴死你算完。

 

雷总是谁?

 

握着枪管子对着自己脑门儿立威的人。和一白白嫩嫩的大学生杠起来,当年的脾性都用在非要让人喂水上了。

 

马小兴能杠多久呢?

 

来雷总您喝水。

夜深人静

👉(伪)视频play,(真)浴室play

👉我对不起儿子我脑子里都是黄色废料,儿子麻麻是爱你的麻麻知道你很单纯(就算剥虾成功了你也是单纯的儿子)但为了等不到更新的麻麻你就牺牲一下吧啊宝贝

👉OOC

Pete出国交流了。

虽然只有一个多月。

可真的好想念他啊。Ae有些心不在焉地撕着手里的米粉。小侄女突然撞过来张手要抱抱。

Ae抱起Yim。小侄女的脸圆圆的鼓鼓的。

“Ae叔叔,你最近都很没精神啊。”

“Yim让叔叔捏捏脸就好了。”

小侄女伸手抱住Ae:“真的吗?这样Ae叔叔就会开心吗?”

Ae已经伸手捏住了。

“是啊,你看你的脸软软的,很好捏啊。”

“嘴唇红红的。”

“还香香的。”

“Ae叔叔你又在想Pete叔叔了吗?”

“Yim?!”

小侄女笑嘻嘻地跳出Ae的怀抱:“想Pete叔叔就去见他嘛!”

Ae的怀里空了下来。

“去见Pete吗?”

可Pete出去也不是去旅游的,这样去会不会打扰到他?Ae又心不在焉地撕起米粉来。

是夜,Pete发来了视频邀请。Ae很是开心,这几天担心小少爷水土不服他都只和他短信交流,已经很久没有听过他的声音了。

Pete鼻尖红红的,脸颊也红的要命,眼睛亮晶晶的像两颗星星。

“Ae,我……”

叫出男朋友的名字似乎就让Pete用尽了所有的勇气。

“Pete,我很想你。”Ae专注地盯着屏幕上的他的小少爷。盯着他脸上的红晕慢慢扩大,一双眼睛愈发灿若星辰。

“Ae,我也很想你。”

他的小男友现在一定心跳的特别快。其实说实话,自己的心也跳的很快啊。

他们的视频通话没有持续很长时间,Ae就催着Pete睡觉去了。

另外……Ae苦恼地低头看了一眼兴奋的自己,他忍不住了。Pete太可爱了。看得到吃不到太痛苦了。

那么,就去见他吧。

祸【一】

👉老板雷×马小兴

👉挣扎了一个多月发现我真的不会写病娇(自暴自弃)凑合着看吧小可爱😭 @赤色  

👉包养预警

👉渣文笔+巨大无比的OOC表骂我球球了

孙红雷睁开眼。右手边是凉的。马小兴显然很早起了身。

身体各项机能在逐渐复苏,昨晚的纠缠也跟着苏醒。孙红雷不甚在意地瞥了一眼晨勃的下体,拖着拖鞋走出卧室门。

他看到客厅的窗户开了半扇,有晨风灌进来,吹的洁白的纱质窗帘铺散在马小兴身上又扬起来。而小兴靠着窗户,半侧了脸冲他一笑:“红雷哥。”

来,上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