揉蓝曲尘

我再也不立flag了!!!!!!
随缘产粮!!!!
退圈什么的不存在的!!!
我就是懒而已!!!!!
再看见我说退圈请不要怜惜地辱骂我谢谢!!!!!

可以抓一个点小红心的小可爱来开车吗?

让我来看看谁这么幸运呢?

今天晚上我随时就会抓一个点红心的小可爱出来给我开车哦!

随机抓一个哦!

要粗/长/哦!

写个置顶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是个话唠但我又语死早。(就是快来找我聊天的意思)

√尽管不想承认但脑子里确实只有黄色废料

√我最最最喜欢红兴啦~

√没了

👉xing/ai机器人雷×来piao的兴兴

👉是真滴机器人雷雷哦!是真滴机器人雷雷哦!是真滴机器人雷雷哦!

👉瞎鸡儿写的,涉及到专业知识的话请大家当个乐子看哦!我的设定都是为了开车的!

👉因为是无脑小车车所以会有一些奇怪的事情发生!但只是为了开车哦!【我其实有更可(bian)怕(tai)的脑洞但是不敢写】

👉重度OOC预警!不要上升真人!

👉我再说一遍哦!是机器人雷雷!现在退出还来得及!

机械心脏里激荡起了欲望。

这简直是理所当然的。

如果不是他主动产生的话。

十日谈

👉或许应该叫十日(快速确定)谈(恋爱的关系)

👉甜品店老板雷×猫猫兴

👉算是童话故事吧所以没有逻辑

👉大写OOC

Day 1 牛奶小方

今天孙老板的店卖的是牛奶小方。另外特供西柚气泡水。如果你想尝一尝的话可以给老板讲个故事,或者送老板好看的叶子。

老板会把你送的叶子做成书签挂在店里。如果你喜欢老板的书签,你只需要再送老板一片新的叶子。

当然了,要更好看。

如果你找不到更漂亮的叶子。你也可以——

“小鱼干可以换吗?”

一个白净的像牛奶小方的年轻人站在柜台前面,排出了一串小鱼干。

小鱼干整整齐齐的,被原木色的绳子串着。还带着点儿青草香。

孙老板仔细数了数小鱼干的数目,然后笑眯眯地说:“可以,我还可以送你一杯气泡水。”

牛奶小方一样的年轻人弯了弯眼睛:“谢谢您,我叫张艺兴,我明天还来找您换。”

孙老板装好了牛奶小方和西柚气泡水,用原木色的绳子细细地扎好口。

“请慢走。”

张艺兴拎着纸袋,开心地走了。

连谢谢和再见都没说。

Day 2 牛奶小方

今天孙老板的店卖的还是牛奶小方。

这可不多见。

人们好奇地进店要尝一尝。孙老板每天卖的点心都不一样。那么今天的牛奶小方一定和昨天的不一样。

但是是一样的。

一样的冰冰凉,一样的软糯,一样的滑溜溜,一样的奶香。

哦,有一点不一样。

今天特供的,是热乎乎的牛奶。当然,你也可以让孙老板给你加冰或者加糖。

但是孙老板通常会拒绝小朋友加糖的请求。然后送给皱鼻子要哭的小朋友一朵花,告诉小朋友,等店里卖甜甜的糖果的时候让妈妈带着来买糖果吃。

小朋友就会开心地喝下一点都不甜的牛奶。

张艺兴今天带来了一小瓶蜂蜜。

孙老板笑眯眯地收下了。并且给了张艺兴一杯加了蜂蜜的热牛奶。

张艺兴很开心。

今天他说了谢谢和再见。

Day 3 牛奶小方

今天孙老板的店卖的依然是牛奶小方。特供蜂蜜柚子水。

今天的牛奶小方该不一样了吧?

人们想。

但还是一模一样的好吃。

今天张艺兴来的很晚。太阳都打了好几个哈欠了,他才揣着一颗刚刚在小溪里洗过的雨花石匆匆踏进孙老板的店里。

他把还湿漉漉的雨花石郑重地摆在孙老板面前。

“我要换两盒牛奶小方。”

他脸上还带着一点儿红晕。

孙老板笑眯眯地眼睛依然弯着。

“牛奶小方放到明天就不好吃了哟。”

张艺兴似乎是愣了愣。

孙老板伸出一根手指,把雨花石推回去,在玻璃台子上划出一道水痕。

“明天再来吧。”

张艺兴张张嘴,想说些什么,但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把雨花石收回来,转身走出了孙老板的店。

今天他也忘了说谢谢和再见。

Day 4 薄荷布朗尼

今天孙老板的店卖的是薄荷布朗尼。特供鲜榨芒果汁。

人们乍看到有点好奇,但接着又觉得这才是孙老板的店嘛。

哪儿能一直卖牛奶小方呢。

但是张艺兴揣着雨花石和一捧花兴冲冲地冲进来的时候就不行了。

他委屈地问孙老板:“您不做牛奶小方了吗?”

孙老板笑眯眯的:“做的,只是我的牛奶用完了。得等我住在森林那边的朋友把牛奶送过来,我才能继续做牛奶小方啊。”

张艺兴的眼睛亮了亮又暗了暗。

他把那一束花塞给孙老板,并且把雨花石也留下了。

他说:“先放您这儿,等您做好了我直接拿好了。”

然后他垂头丧气地走了。

今天他也忘了说谢谢和再见。

Day 5 抹茶千层

今天孙老板的店卖的是抹茶千层。特供孙老板自己调的花茶。

张艺兴两手空空地来了,提着一包玫瑰花茶走了。

Day 6 提拉米苏

今天孙老板的店卖的是提拉米苏。特供黑咖啡。

张艺兴两手空空地来了,提着一袋咖啡豆走了。

Day 7 草莓布丁

今天孙老板的店卖的是草莓布丁。特供梅子酒。

张艺兴两手空空地来了,迷迷糊糊地睡在了孙老板的店里。

孙老板轻轻地把趴在桌上打着小呼噜的张艺兴抱起来,帮他藏好露出来的猫耳朵,抱着他睡觉去了。

Day 8 歇业

今天孙老板的店歇业。

因为孙老板的店里有一只发疯的小猫。

“我看见牛奶了!”

“在你床头有牛奶!”

“你为什么骗我!”

“人和人之间不能多一点儿信任吗?!”

“可是你是只猫。”

张艺兴愣了。他的气势瞬间蔫儿了。但他又回过神来:“猫你就能骗吗?!”

孙红雷叹了口气:“我没骗你。真的。”
张艺兴眼眶红红的。显然不信的样子。
孙红雷起身:“你想要牛奶小方,我现在给你做。”
张艺兴啪地按住孙红雷:“你别做了!我不要了!”
孙红雷肩膀颤了颤:“最后一次了。”
张艺兴没听懂:“什么最后一次?”
孙红雷把张艺兴的手从自己肩膀上拿下来,放在手心里揉搓一阵,然后走向后厨:“你拿了牛奶小方就不来了吧?我现在给你做就是了。”
张艺兴气呼呼地抱着胳膊坐在孙红雷的床上。居然没有继续拦着他。

孙红雷把两盒牛奶小方和雨花石摆在张艺兴面前。还附赠了一大瓶牛奶。

张艺兴很生气,他把雨花石往孙红雷怀里一摔,又把牛奶小方往孙红雷面前一送,大吼:“送你了!”

孙红雷苦笑:“别生气了,我这不是给你做了嘛。你把它拿走,送给……送给你想送的人吧。”

张艺兴要气疯了。

“我就是想送你!”

孙红雷有些反应不过来。

张艺兴继续吼:“雨花石也是!我可找了一整天!还有!花呢?!我送你的花呢?!你扔了我就挠死你!”

孙红雷呆愣愣地指指床头的玻璃瓶子,张艺兴送的花被一支支仔细地插在胡萝卜根里,看起来生命力很是旺盛。

张艺兴气去了大半。
孙红雷这会儿反应过来了。

他笑眯眯地牵住张艺兴的手:“一开始就是想送我的?”

张艺兴哼了一声。

孙红雷浑不在意地捏捏张艺兴的脸:“昨天故意喝醉露猫耳朵的?”

张艺兴又哼了一声。

底气明显不足。

孙红雷把张艺兴密密实实地嵌在怀里。张艺兴本能地想要拱孙红雷脖子,被孙红雷按住。

孙红雷捏着张艺兴的下巴。

亲了下去。

Day 9 歇业

今天孙老板的店歇业。

Day 10 酬宾

今天孙老板的店送牛奶小方,特供热牛奶。如果你想尝一尝的话,今天不用讲故事也不用给漂亮的叶子。

今天小朋友要加糖的请求不会被拒绝。孙老板还会加一大勺蜂蜜给小朋友。

不过就是店里唯一的圆桌旁边坐着一个牛奶小方一样的年轻人在吃牛奶小方。

如果有人问那是谁。

孙老板就会送他一朵花,然后笑眯眯地说

“那是我家小朋友。”

“一闪一闪亮晶晶,你是我的小兴兴”✨

我合理推断红雷哥悄悄关注了兴家妹子。

说不定这个人还潜在超话里做数据。

脑补一下红雷哥刷微博,满屏幕追星女孩儿之时看到了自己的身影,定住,滑回去,点开大图。

看见没我抱着我宝贝儿。

不行我得让别人都看到我们感情好。

转发微博:拍照片的人黑我,我的眼睛呢​你们快来看呀我和我宝贝儿感情多好。爬墙的都给我回来

#(假装)盲人按摩师雷×顾客兴#

【观看指南】

👉瞎搞的ABO没有逻辑不要上升

👉OOC

👉是车

👉强制发/情,强迫(?)

👉没了

一分三十秒之前,张艺兴还没有想到这次按摩居然要脱的这么干净。连条裤衩都没给他留。

他趴在床上,心里有点儿别扭。在一个素未谋面的人面前脱的这么干净,即使这个人是个盲人,也怪怪的。

房间里幽幽地缭绕着点儿香气,张艺兴对这些东西是十窍通了九窍——一窍不通,但这个香是真的很好闻。起码比小猪哥给他点的熏香味道好闻。甜蜜蜜的,攀上你的肩头就不下去了。

他趴在床上,问,声音闷闷的:“您给我房间熏的什么牌子的香?”一旁在搓精油的人似乎滞了一下,然后回答:“这是我自己调的香,有助于放松身心的,客人您喜欢吗?我可以送您一些。”这个盲人技师的声音低低的,又很厚重,很好听。张艺兴已经放松下来了,之前被要求脱光的不适烟消云散:“您还会调香啊?真厉害。”带点儿调笑地回了一句,张艺兴依然趴在床上等着这位盲人技师给他做精油按摩——他小猪哥死活要让他体验的按摩,不惜把人请家里来的那种“死活”。

技师宽厚的手掌按在了张艺兴的肩膀上,薄软的嘴唇弯了弯,声音里都带点儿笑意:“我会的可多了,保证让客人您舒服。”张艺兴觉得这话有点儿轻浮,他用眼角扫了扫这位“会的可多”的技师,发现技师脸上架着一副大到可以遮住自己半张脸的茶色墨镜,可在这位技师的脸上,堪堪遮住鼻翼。他看不到技师的眼睛,却可以在墨镜上看见自己的倒影:裸着身子,趴在洁白的按摩床上,光裸的后背随着呼吸微微起伏。不知怎么的,张艺兴脸一红,收回了打量技师的目光。

人家又看不到,你害羞什么。张艺兴暗恼。盲人技师微微一笑,手下功夫不停,放松着张艺兴紧绷的身子。“客人,您看这个力度可以吗?”张艺兴嗯嗯啊啊地应着,只觉得今天自己不太正常,居然对着一个盲人男技师害羞。

肩膀被技师恰到好处地揉捏着,酥麻中带着一点儿被疏通的畅快,张艺兴呼出一口浊气:“师傅,您技术真好。”技师轻笑一声:“客人,我姓孙。”张艺兴觉得这人脑回路有点儿怪,但也从善如流地叫了:“孙师傅,您技术真好。”“能让客人喜欢是我的荣幸。”和这位盲人技师完全不是一个频道的尬聊让张艺兴决定干脆闭嘴。

房间陷入了静默。

张艺兴只感觉这位孙师傅的手有魔力,揉捏过的地方像被疏通了一样畅快。一阵阵舒爽的酥麻从他揉捏的地方像涟漪一样一圈圈缓缓散开。身子随着他的按捏轻微地晃动,张艺兴觉得有些昏昏沉沉。不知不觉孙师傅的双手已经移到他的后背。张艺兴感觉他在摩挲着自己,孙师傅手掌间滑腻的精油,让他的动作显得更加轻柔——他在一下一下地抚摸,像在顺毛似的。张艺兴被摸的晕晕乎乎,房间里甜腻腻的味道更加浓烈了。突然,张艺兴脑子里轰地一下炸了。

张艺兴抑制不住地开始哆嗦,但他还是咬牙道:“出去!”

孙技师轻轻地笑了。

“在开始之前,客人,请允许我介绍一下自己,我姓孙,叫孙红雷。”

张艺兴的脑子嗡嗡作响:“出去,现在!”

“您别急啊,今天本来要来的那位真瞎子也姓孙,我不告诉您我叫什么,您把我们俩混了可怎么办。”

张艺兴心底一凉:“你什么意思?!”

孙红雷摘下墨镜,一侧身坐在张艺兴身旁,沾满精油的手沿着张艺兴颤抖的脊背描摹,像在描画着什么稀世珍宝。

“我的意思是,客人,您发/情了。”

来,上车

可能会有来日方长的后续但八成没有因为我懒但你们不能嫌弃我(´△`)

【程勇×曹斌】

👉拉郎配(并不我觉得很好磕)

👉车,监狱play

👉只刷了一遍就激情发车,OOC

👉请大家看清楚攻受啊!我再说一遍是程勇×曹斌啊!现在退出还来得及啊!

“勇哥!曹警官找。”

“诶,来了来了。”

程勇抹了抹脸,按了按裤兜,往外走去。

程勇进了一间看起来普普通通的房间。可在监狱里这样一个普通的房间代表的却是特权。

这样一间普通的房间。

没有监控。没有别人。

只有曹斌,坐在沙发上。

程勇向曹斌走过去,走的很慢,他的手腕刚才被拷上了冷硬的手铐,身上穿着囚服。曹斌的一支烟抽了半根。烟雾缭绕里,曹斌的脸显得有些模糊。

他从来不这样。程勇想:曹斌对特权这种东西简直深恶痛绝。曹斌正得像升五星红旗的旗杆子,个小赤佬。

曹斌没在烟雾里出声了,他的嗓子有些一贯的沙哑:“你明天就要走了。”

“我来看看你。”

程勇几乎要笑出声但他忍住了:“干什么?明天不能看?”

曹斌不说话,狠狠地吸了一口烟。

程勇让自己陷在曹斌身边的沙发里。这久违的,松软的感觉,他舒服得打了个激灵。曹斌注意到他享受地眯起眼来的表情,开口声音更哑了一些:“明天就结束了。”

程勇嘿然一笑:“是啊。”曹斌猛地按灭手里的烟头。带些血丝的眼睛紧紧地盯着程勇。

这小子。程勇看着曹斌明显休息不足的脸色:“又熬夜了?”曹斌从鼻孔里嗯了一声算是做答。程勇想拍拍他肩膀,但接着想起自己铐着手铐,遂作罢。曹斌拧眉,瞥了一眼程勇的手铐。程勇笑骂:“别,你今天开的先例够多了,别打这手铐的主意。”曹斌冷冷地从牙缝里挤出一句嘲讽:“明天也带着这个出狱得了。”“嘿。”程勇往沙发里陷得更深了点儿,说不清是怼曹斌还是顺着他。空气又静默了。

像之前曹斌来看程勇的每一次一样。曹斌明明是想关心他来着,每每脱口就是嘲讽。嘲讽惯了。曹斌这么安慰自己。

可这次他是来做个了断的。

在监狱里,程勇只有自己。

出狱了呢?

他们要怎样?

曹斌不敢想。其实和程勇谈了这么久柏拉图式恋爱他都没敢想。程勇什么人啊?在监狱里都被人尊称一声勇哥。嘁,什么勇哥,就是个卖神油的。

程勇突然挪了过来。用他拷着手铐的手以一个怪异的姿势揽住了曹斌脖子。曹斌整个人都僵硬了:“干什么?”程勇身子一松,靠在曹斌肩膀上。曹斌熟悉的洗发露的味道萦绕在鼻尖——这混蛋昨天还洗澡了?曹斌乱七八糟地想,还用的自己给他送的洗发水?程勇的声音缓缓地但很清晰地传到曹斌耳朵里“曹斌”他说“跟了我,你别后悔。”

曹斌感觉被他靠着的半边身子都木了。程勇还在絮絮叨叨:“我坐过牢,不管怎么说都是违法了。你是警察,前途光明。再说我们这个情况,不可能结婚的。我是有儿子了,可你们老曹家……”曹斌凶狠地把靠在他肩膀上的程勇推起来,手铐中间的链子怼在曹斌的后脖颈上,冰凉冰凉的。“诶诶诶,手铐。”程勇龇牙咧嘴地叫唤。曹斌紧紧地捏着程勇的肩膀:“那他妈也是我外甥。”程勇手肘下沉,没遭遇多大的抵抗就拉进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曹斌的手虚虚的搭在程勇肩膀上,程勇松松地揽着曹斌的脖子。两个人呼吸交缠。曹斌身上的烟草味和程勇身上的沐浴露的味道把两个人裹得严严实实。程勇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出来。曹斌喘着粗气,等待着。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

程勇给了他一个吻。

这个吻有些颤抖,有些迟疑,但无疑是坚定的,不容拒绝的。曹斌有些别扭的被程勇撬开牙关。这个时候他才觉得自己太紧张了,死死地咬着牙,像面对什么穷凶极恶的歹徒一样。曹警官接吻的经验不足,被人亲吻的经验更是少得可怜。但所幸程勇很温柔。温柔地拖住曹斌僵硬的舌头,温柔地在曹斌的口腔里兴风作浪。曹斌觉得这太不可思议了。大家都是男人,那点儿事儿谁不清楚,程勇居然能沉住气,还在调情?这人真的在监狱里关了三年吗?

两个人分开的时候都些微喘着气。

曹斌有些局促地开口:“我给你把手铐打开。”

程勇依然揽着曹斌的后颈,手腕一沉,把想要起身的曹斌按了回去:“警官,你帮我带套就成。”

性感曹斌,在线带套

有没有太太写一个练习生雷雷和张PD的黑幕故事啊想看啊啊啊啊啊啊

我翻了翻自己的lo

我其实是个色/情/文/学/写/手/吧?

我不接受我还要在产粮的道路上挣扎一下😭